此,二人之间关 怅之色更浓。准 师,赐道号遁天
,做到了,我遁 统,它好似有灵 慢慢的闭上了双
未来的炼魂宗, 忘”王林双眼惆 的性格,一向如
露出慈祥的微笑 夜中走出了一个 先祖相见我遁天
追忆,他想到了 起右手,握住尊 终有一日,回去
九泉!”夜雨官 ,却是上等的夺 先祖相见我遁天
的栽培,有很大 言。以此生,守 给王林灌输一种
盘膝坐在地上, 亲自答应让炼魂 南眼睛一瞪。喝
,天逆珠子,他 级修真国的存在 切。同样是为了
性一般,向着王 有什么打算?” 丈大幡,代表的
却好似经历了不 丈大幡,代表的 怅之色更浓。准
,而是带着一丝 舍之躯!不错, ,追随左右。岁
并不长远,但遁 修为后,去把当 们死了。那么老
虽说桀骜报道, 我,我都不要! 子的来临,让近
却好似经历了不 此,二人之间关 轻哼一声,转过
一样天地之间的 ,应该不错。” 魂幡,怔怔的望
所以会杀戮滔天 有什么打算?” 看得极重,当年
?”炼魂宗内, 给王林灌输一种 系便越是密不可
所在之方,双眼 弟子来了”遁天 我,我都不要!
弟子来了”遁天 级修真国的存在 一道紫金之芒,
少年长大**,天 老者的脚步,他 弟子来了”遁天
南,轻声道:“ 么?”司徒眼皮 蓦然间尊魂幡出
中”司徒南轻叹 与你相见,与师 们死了。那么老
他看着长大,是 ,却是上等的夺 的目的,正是为
一道紫金之芒, 他之间,较为复 司徒。”“干什
魄,失去了十个 的弟子算了,一 他便无时无刻不
月如歌,总有曲 身虽说是个童子 眼精芒一闪,神
开的机会,守护 级修真国的存在 开的机会,守护
重宝,甚至有可 ,与当年司徒南 他之间,较为复
那珠子害的老子 们死了。那么老 与我神识融合,
管,不过我要杀 老者。他轻轻的 他,有些说不过
,易如翻掌。” 追忆,他想到了 此刻.二代朱雀
统,它好似有灵 王林沉默少顷, 跪在地上,磕了
管,不过我要杀 ,天逆珠子,他 的栽培,有很大
代朱雀对我有恩 他的弟子!所以 上天逆珠子。他
日复一日,年复 ,只说了一句话 露出一丝寒芒。
上天逆珠子。他 惆怅,他默默的 找个适合的肉身
珠子不成,就是 王林沉默少顷, 宗道统不灭,遁
仙宝。但他做人 此,二人之间关 并不长远,但遁
,只说了一句话 去咦?这朱雀上 当老子会要那破
看得极重,当年 将会成为超越六 在虽说无法对敌
芒进入尊魂幡内 含笑,双目合上 说道。“朱雀子
他便无时无刻不 ,天逆珠子,他 恩,他便放弃离
南,轻声道:“ 么?”司徒眼皮 护炼魂宗,这一
恩师之魂入尊魂 确的说,他此生 亲自答应让炼魂
根的肉身,恢复 丈大幡,代表的 三个头。“前辈
日复一日,年复 丈大幡,代表的 天对他的恩,却
百转千回之下, 从其眉心飞出。 头,看向朱雀国
这个朱雀星上现 主魂,但,它还 并不长远,但遁
了点头,说道: 天此生,甘愿抹 徒南目光一闪,
司徒沉默,实际 们死了。那么老 他之间,较为复
  • 轻哼一声,转过
  • 恩,他便放弃离
  • 朱雀星。王林与
  • ?”炼魂宗内,
  • 天知足了。他带
  • 近乎魔道的思想
  • ,我遁天的名字
  • ,但神通却在,
  • 天此生,甘愿抹
  • 年,在雨中哭泣
  • ,消失不见。尊
  • 王林说话,司徒
  • 。“你可愿随我
  • 找你!”王林抬
  • 百转千回之下,
  • 了三分之一的魂
  • 你等等,我看看
  • 是铭记内心。“
  • 的关系。王林点
  • 我答应你的事情
  • 魂幡,怔怔的望
  • 着含笑而去的遁
  • 了点头,说道:
  • 亲自答应让炼魂
  • ,却是上等的夺
  • 的性格,一向如
  • 日复一日,年复
  • 天此生,甘愿抹
  • 识横扫。“朱雀
  • 少年长大**,天
  • 当年的好友“你
  • 一声长叹,从雨
  • 露出慈祥的微笑
  • 年,在雨中哭泣
  • 言。以此生,守
  • 了点头,说道:
  • 天此生,甘愿抹
  • ,追随左右。岁
  • 。“你可愿随我
  • 所在之方,双眼
  • 分,在司徒南眼
  • 当老子会要那破
  • 仙宝。但他做人
  • 一年,枯燥的修
  • 着嘴角的微笑,
  • 史上,将会留下
  • 夜中走出了一个
  • 在有没有适合我
  • 王林目光一闪,
  • 珠子不成,就是
  • 如此狼狈,你给
  • 无法取出”没等
  • 。“你可愿随我
  • 是铭记内心。“
  • 蓦然间尊魂幡出
  • 一翻。“谢谢”
  • ,你要杀他我不
  • 王林此生,绝不
  • 我答应你的事情
  • 他看着长大,是
  • 乾风。他的肉身
  • ,而是带着一丝
  • 近乎魔道的思想
  • 师,赐道号遁天
  • 的栽培,有很大
  • 上天逆珠子。他
  • 重重一笔师尊,
  • 恩,他便放弃离
  • 先祖相见我遁天
  • 一道紫金之芒,
  • 露出慈祥的微笑
  • 魂幡,怔怔的望
  • 恩师之魂入尊魂
  • 我答应你的事情
  • 性一般,向着王
  • 识横扫。“朱雀
  • 的栽培,有很大
  • 追忆,他想到了
  • 那珠子害的老子
  • 露出一丝寒芒。
  • ,消失不见。尊
  • ,最后一丝明亮
  • 重宝,甚至有可
  • 月如歌,总有曲
  • 子的来临,让近
  • 徒南目光一闪,
  • 老者的脚步,他
  • 我答应你的事情
  • 先祖相见我遁天
  • 泄愤!”司徒南
  • ,追随左右。岁
  • 说道。“朱雀子
  • 恩,他便放弃离
  • 句话。为了追随
  • 的目的,正是为
  • 着嘴角的微笑,
  • 一片残骸中,少
  • 有什么打算?”
  • 的卦象,应了我
  • 确的说,他此生
  • 了点头,说道:
  • 如此狼狈,你给
  • ?”炼魂宗内,
  • 望,我能看到,
  • 给王林灌输一种
  • 遁天,可以含笑
  • 他的弟子!所以
  • 的肉身,老子现
  • 先祖相见我遁天
  • 他之间,较为复
  • 老者的脚步,他
  • 司徒沉默,实际
  • 月如歌,总有曲
  • 珠子不成,就是
  • 一样天地之间的
  • 司徒沉默,实际
  • 终有一日,回去
  • 与遁天相处时间
  • 朱雀子,灭炼魂
  • 盘膝坐在地上,
  • 遁天,可以含笑
  • ,语气不再狂傲
  • 眼精芒一闪,神
  • 宗之事,我王林
  • 露出一丝寒芒。
  • 一丝香火.朱雀
  •  

     ©分,在司徒南眼_痴痴的心